欧洲杯扩军终结完美赛制 八强淘汰模式最合理

本届欧洲杯让人激动之余,又让人怀旧,更不乏质疑。下届扩军能否维持现有水平,是质疑的核心,质疑的来源则是深知当前模式作古,就绝难回头,曾带来许多经典比赛的模式一经灌水,整体水平下滑就无可避免,世界杯扩军已是前车之鉴,南非世界杯之冗长平庸,无以复加。

南非世界杯共有7场比赛白卷收场,只进1球者多达18场,很多球队打法消极但求出线,朝鲜和葡萄牙打成罕见的7比0,也只是前者久违大赛,血气方刚却经验不足。自世界杯扩军至32强,统计上虽未见白卷平局激增,但仅进一球的场次暴涨,除德国那届之外,均超过两位数,这两类比分是乏味的象征,它们至少占整体比赛的两成,让亿万熬夜球迷情何以堪?

世界杯和欧洲杯让人翘盼,除了作为国际赛事具有强烈的民族性让球迷产生认同感,更重要的还是水平高,否则观赏性和影响力不会超越奥运会。世界和洲级大赛只能是赛会制,才有生存和发展的可能,欧洲过去曾有五大地区性国际锦标赛,均无法和欧洲杯抗衡而偃旗息鼓,说明联赛制拖沓散漫,适应不了人们日益繁忙的生活节奏。紧凑且高水平的大赛必须走菁英主义路线,才能以固定的时间间隔,为球迷带来节日、庆典的感觉。

赛事规模适中则是保持菁英水平的必要条件,通过世界杯和欧洲杯长达半个世纪的实践检验:在精彩程度、悬念和公平三项上,只有16强模式是完美的赛制。欧洲杯经过五届试验,上述三点都有很好的体现。仅以本届为例,小组末轮竟未有一队能预定八强,这是16强时期的首次,如此强烈的悬念哪里去找?正是悬念保持到最后,才紧紧抓住球迷的心,让他们始终陪伴在球场和电视机前,抓耳挠腮,坐卧不宁。没有悬念的比赛,就不再是比赛,只有现行的欧洲杯赛制,才能做到这一点。

只要是16强模式,抽签便注定有死亡之组,开打便有强强对话。在世界杯和欧洲杯历史上,都产生了很多经典的对抗,自始至终让球迷心甘情愿以熬夜换取感官上的享受。16强浓缩了大洲甚至世界的足坛菁华,除极个别国家因历史和政治原因意外入围,绝大部分参赛球队凭实力闯入决赛周,那时的预选赛基本只有头名才有希望,打得差点都只能留在家里看电视。普拉蒂尼以英格兰无缘2008年欧洲杯为憾,为扩军辩护,但那支英格兰进不了决赛周,丝毫不影响那届欧洲杯的整体水平。

欧洲杯八强时代更是打世界杯易于打欧洲杯,普拉蒂尼的单届9球,巴斯滕的零角度,都发生那个时代。齐达内说“打世界杯你还有机会纠错,打欧洲杯连犯错都不敢”,便是对这一模式的有力注解,而齐祖甚至无缘经历欧洲杯八强时期的残酷。

本届欧洲杯,德国、葡萄牙、丹麦荷兰这一组实力强,场场都是硬仗,最后世界杯亚军荷兰出局,丹麦赢了首轮仍遭淘汰。即使A组整体实力略逊一筹,也因捷克俄罗斯希腊波兰实力接近,而杀得难解难分,最后希腊爆冷突围,首轮捷克被俄罗斯重创,竟以小组头名出线,体现了欧洲杯“小组同分看相互成绩”这一模式的公平,避免弱队在连折两阵后破罐子破摔,让其中一队轻易获得净胜球优势出线,也基本杜绝了猫腻,让赢家昂首挺胸,输家心服口服。世界杯在24强时期,曾出现乌拉圭仅以2分出线的怪事,导致随后一届在意大利踢得更加保守。

欧洲杯经历两次扩军,水平不减反高,既有其历史原因,也说明16强模式是维持招牌的前提下,洲级大赛规模的尽头。四强至八强,是欧洲杯越来越受欢迎。八强淘汰赛打完再决定东道主,已经和赛事的发展势头相悖,而八强模式是四队出一,更为合理。扩军到16强,则是苏联、捷克斯洛伐克和南斯拉夫解体,多出近20个主权国家造成的。比例上仍和八强同步。

【C罗:自己主动申请罚最后点球】也许C罗本是本托的第一人选,也许C罗也应该参加点球大战,但是大战之前的一番交谈改变了一切,也许这就是命运。C罗称:“我本来要去踢第五个点球,但是很遗憾,我们之前罚丢了两个,这很沮丧。在点球大战前,就跟本托商量过,我要去罚第五个。”

卡佩罗调侃鲁尼欧洲杯表现 称其只懂爵爷的线;欧债危机矛盾涉足欧洲杯 日耳曼人躺着也中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