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惊魂一幕埃里克森心脏骤停倒地——防猝死必备实用抢救手册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在丹麦对阵芬兰的欧洲杯小组赛中发生惊魂一幕,丹麦中场核心埃里克森在无接触情况下突然倒地不起。幸运的是,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队友、队医、急救人员与死神赛跑,从鬼门关将埃里克森拉了回来。

埃里克森倒地后,队友和队医迅速反应,完成了现场呼救、气道清理,并开始心肺复苏。 值得一提的是,一分钟内AED到达。 从发现,到呼救,再到紧急救援,全世界在摄像机下看到了一次教科书式的心肺复苏急救。 如果没有心肺复苏和AED,埃里克森很可能就会永远离开我们 。

2003年6月26日,国际足联联合会杯的比赛中,喀麦隆球星维维安•福突然向前扑倒,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已经死亡。

2007年8月28日,西甲联赛首轮的一场比赛中,塞维利亚球员普埃尔塔突发心脏病,入院三天后终因抢救无效而离开了人世,年仅22岁。

2007年12月29日进行的一场苏格兰超级联赛的比赛中,马瑟维尔队35岁的队长多内尔突发疾病,不幸去世。

2012年4月14日,在意乙一场比赛中,25岁的莫罗西尼在比赛中突发心脏病晕倒,随后当地医院确认莫罗西尼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2018年的世界杯也有悲剧发生。6月25日,埃及队在小组赛中以1:2输给沙特队,遭遇三连败。就在比赛第95分钟沙特队踢入决胜球时,埃及体育评论员阿卜杜勒•拉希姆•在电视台的解说现场突感不适,抢救无效后不幸猝死。而在世界杯开赛当日,湖南益阳的一个球迷在熬夜看球直到凌晨三时许,上班后仅1个多小时突然倒地、昏迷不醒,经抢救但已无力回天,年仅28岁。

来自美国的一项研究分析了1980年至2005年发生猝死的1435名年轻运动员的资料,结果发现,35岁以下运动员的绝大多数猝死是由于先天性或后天性心脏疾病造成的。

肥厚型心肌病为运动员猝死的首要原因,冠脉疾病也是引起猝死的重要原因,但也有3%的猝死者心脏为正常。根据研究结果的推断表明,参与高动态和低等长强度运动的个体死亡风险较高。

根据《2015AHA心肺复苏(CPR)与心血管急救(ECC)指南》,当心脏骤停发生时应尽早启动包括5个环节的生存链(图2)。

《2016 中国心肺复苏专家共识》指出,胸外按压(产生并维持人工循环,前向血流)、人工呼吸(保持人工通气)和电除颤(尽快终止可除颤心律)是CPR的基本核心技术,也是CPR技术不断优化和发展的目标,必须必须建立标准化的CPR方法学。其中成人CPR[基础生命支持(basic life support,BLS)]标准包括:

(2)判断患者呼吸和脉搏(非医务人员只判断呼吸即可):一旦患者呼吸异常(停止、过缓或喘息),应该立即予以CPR。

(3)启动专业的急诊医疗服务体系(EMSS):对于第一反应者来说,如发现患者无反应、无意识及无呼吸,只有1人在现场,要先拔打当地急救电线),启动EMSS,目的是求救于专业急救人员,并快速携带除颤器到现场。

(4)实施高质量的CPR:按压频率100~120次/分,按压深度成人5~6 cm,每次按压后胸廓完全回复,按压与放松比大致相等;在建立人工气道前,成人单人CPR或双人CPR,按压/通气比都为30∶2。

(5)开放气道,人工通气:如果患者无反应,急救人员应判断患者有无呼吸或是否异常呼吸,先使患者取复苏(仰卧位),即先行30次心脏按压,再开放气道。

令人感到安慰的是,大多数运动员都不会经历运动中的突然死亡,这是极为罕见的事件。尽管猝死的原因多种多样,但导致大多数死亡的病因并不是很多。

开展猝死风险筛查具有一定作用,但是无法识别所有高风险人群。普及急救常识包括CPR和AED的使用,在猝死发生时实施正确有效的救治,可以更有效地降低猝死风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